阿尔:额济纳三千年的胡杨之魅与黑水城

  编辑:landyliao
2014年03月07日 09:42来源于:环球人文地理
分享:
  阿尔,我对额济纳的印象,是从海子的诗《北斗七星,七座村庄》开始的,它已成为额济纳不朽的风景,被人们传颂和感怀……

阿尔,上世纪70年代生,媒体从业者,策划人。银川市诗歌学会会长,著有诗集《里尔克的公园》、《银川史记》,人文随笔集《秘境之旅》等,即将出版音乐随笔集《黑胶时代》。现居宁夏银川。

我对额济纳的印象,是从海子的诗《北斗七星,七座村庄》开始的,它已成为额济纳不朽的风景,被人们传颂和感怀……民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三千年的胡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西方冒险家给当代西夏学研究造成了永远的伤痛。额济纳,中国大地上的最后一个西夏语地名,也因此显得“徒有其名”了。

秋天的西北大地苍茫而高远,阿拉善高原的天空蔚蓝明净,前往额济纳的路上,沿途鲜有人迹,贺兰山、荒漠、不大的村庄和市镇……在这些安静的风景里,只有风和急速的车轮交织出的声响,为我堆积着关于额济纳的想象。

更早的时候,我对额济纳的印象,是从海子的诗《北斗七星,七座村庄》开始的:“……村庄 是沙漠深处你居住的地方 额济纳!/秋天的风早早的吹 秋天的风高高的/静静面对额济纳/白杨树下我吹不醒你的那双眼睛/额济纳 大沙漠上静静的睡……”如今,诗人已逝,但这首关于额济纳的诗已成为中国当代诗歌经典。尽管额济纳有胡杨,有黑水城,有居延海,可是海子的这首诗竟也成为额济纳的一种不朽的风景,被人们传颂和感怀。

前往额济纳旗的路是寂寞和遥远的,公路向前延伸,望不到尽头。在乌力吉加油站,加油的车排成了长龙。周边的牧民见缝插针,在这里摆起了琳琅满目的奇石小摊,形成了自发的奇石市场,好不热闹。

加完油,过临策铁路的苏宏图小镇后,在公路旁的荒漠里,我们捡到了许多闪烁着晶莹光泽的石头,这就是玛瑙石。大块的玛瑙石已被人挖走,只剩下小块的。但就是这些小块的玛瑙石,在乌力吉的奇石市场也不便宜。

三千年的胡杨之魅

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最西端的额济纳旗,古为居延地,史称“瀚海”、“大幕(漠)”、“流沙”、“弱水流沙”。300年前,土尔扈特蒙古族移居到此,始称“额济纳”。其西南与甘肃省相邻,北与蒙古国接壤,国境线五百余公里,是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边境旗。闻名遐迩的汉代居延、西夏黑水城,与万里长城的西起点嘉峪关、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交相辉映。

额济纳旗的旗府叫做“达来呼布”,在蒙古语中意为“大海般的深渊”,一般简称达镇。小镇人口有两万多,因为这里有世界三大胡杨林之一,面积达 500万亩。每年10月,胡杨树叶变得金黄,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发烧友、记者、驴友都会云集达镇,赏胡杨、探大漠,一时间,整个小镇被外来的人流挤得水泄不通。我们到达镇已经是晚上8点多,大街小巷都是各色各样的车辆,宾馆、饭店人头攒动。我们在一个蒙古族老大姐家的平房住下,院子大门和里面的平房干净舒适,都没有上锁,只有一个挂钩,可见这里淳朴的民风。

不到额济纳,就不知胡杨的神奇之美。胡杨又称胡桐,蒙古语为“陶米”,当地人叫“三叶树”。维吾尔族人还给胡杨取了一个最好的名字——“托克拉克”,即“最美丽的树”。民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三千年的胡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

达镇镇东有一座桥——八道桥,是观赏胡杨的最佳之地。那胡杨林像一片茂密的、金色的海,烟波浩渺、五彩缤纷。在缤纷的的阳光里,胡杨叶散发着金色的光泽,在蓝天的衬托下迎风招展,翩翩起舞;而那些红的胡杨叶片,则像晚霞一样醉人,仿佛是燃烧的火焰。

随后,我们又来到距达镇约10公里的胡杨怪树林,这里原来是一片原始森林,由于水源不足等自然因素,大面积地枯死了。眼前的这些胡杨,有的已被风沙掩埋,有的已变成细软的沙土。这里仿佛是宁无生息的死亡之海,奇形怪状的胡杨,好似仰天长啸,对生命充满了渴求,给我们留下了哀伤、惨烈和无奈。

中国最后的西夏语地名

黑水城位于额济纳河下游的东面,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如今,它已被当地政府拉上铁丝网,成为旅游胜地。当年破败的城墙、西夏佛塔和身后的大漠戈壁,频繁地出现在游客的镜头里。望着眼前忙着照相的游客和忙于收费的工作人员,我再也无法将思绪和历史联系起来,更别提怀幽思古之情了。

据记载,公元1036年后,这里属西夏统治。西夏利用额济纳河水浇地,大面积屯田,自此,额济纳河畔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局面。

黑水城被蒙元大军攻陷之后,元朝将其变更为元帝国的亦集乃路,管辖西宁、山丹两个州,从而成为北走上都、西抵哈密、南通河西、东往银川的交通要冲及政治经济中心。亦集乃路是沿袭西夏黑水城建置的,“亦集乃”是党项语“黑水”的意思,而“亦集乃”的变音,现今译写成为“额济纳”,是中国最后的西夏语地名。

在元朝的统治下,额济纳依然繁荣。公元1372年,明朝大将冯胜引兵西征,在攻取张掖、酒泉之后,包围了元朝在河西的最后一个据点——黑水城。但因黑城墙高壁厚,明军屡攻不下,便筑坝断水,最终迫使黑水城守将献城投降。

令后人不解的是,明军在攻克黑水城之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座繁华的重镇突然人去城空,逐渐被黄沙吞没。当地牧民把这座废弃的古城称作“哈拉浩特” (即黑水城),额济纳一带便成了甘州(张掖)、肃州(酒泉)的边外之地。从此,曾经目睹了朝代更替的黑水城,结束了昔日繁华一时的历史,沉沉一睡近七百年,直至清光緒十二年(公元1886年),一个名叫波塔宁的俄国人到额济纳河流域考察,发现了黑水城,写下《中国唐古特——西藏边区与中央蒙古》一书,黑水城遂被世人所知。

西夏学:一部学术伤心史

面对黑水城,总有些话要说,有些历史需要回溯。这一切,都与西夏有关。

黑水城虽然废弃了,但西方的冒险家们却没有忘记它。1908-1909年,沙俄皇家地理学会组织了以科兹洛夫为队长的探险队,两次对黑水城进行了大肆发掘,在城外的一座塔内发现了一大批西夏文文献。1914年,英国人斯坦因率中亚探险队,在黑水城又掠走了大量文物。1929年,科兹洛夫第三次来到黑水城,但令人蹊跷的是,两名队员跳入坑里挖掘时,鼻子流血,昏迷不醒,其中一名死亡。挖掘被迫停止,洞穴被重新填埋。

科兹洛夫和其他西方冒险家,给当代西夏学研究造成了永远的伤痛。额济纳,这个中国大地上最后一个西夏语地名,也因为黑水城文物的流失显得“徒有其名”了。

英国学者彼德·霍普利在其《丝绸路上的外国魔鬼》中也这样写道:“这些人对于自己所从事的盗窃行为,反感到心安理得,毫无愧色。这些被盜走的文物以吨计。今天,这些珍貴的西夏文物至少分散在世界上13个国家的博物馆和文化机构里。”一位中国学者也说:“让人痛心和气愤的是,在俄罗斯圣彼德堡博物馆内,8000多个编号、十几万页的西夏文文献,都是从黑水城搬运去的,在西夏王陵博物馆内陈列的部分西夏文文献,全部是影印的文本。研究西夏的学者们,必须要到俄罗斯去,因为近万件西夏文物在俄罗斯。像敦煌学、简牍学一样,西夏学也是一门世界性学科,同时又是一部学术伤心史。”。

看着远方的额济纳蓝得有些令人心碎的天空,我突然想起敦煌莫高窟的那个为几两银子就把文物卖掉的王道士。难道西夏文物的命运也理应如此?


分享:
相关阅读
额济纳

近4成用户的选择!卡萨帝零距离自由嵌入式冰箱真

一个完美厨房,都要具备什么条件?相信对很多人来说,空间合理、装修好看、操作方便这些因素缺一不可。你会发现这三个条件里最

2022-01-21

京东珠宝年货节:虎年转运珠成年货爆品 紫金金条

随着春节临近,消费者购置黄金年货的需求走高,带动黄金类贺岁消费持续升温。京东珠宝联合中国黄金、周大福、周生生、菜百首饰、

2022-01-21

爱心陪伴,温暖迎新春!海尔智家志愿者为空巢老人

年关将至,青岛爱心陪伴海尔智家志愿者兵分多路,走访了部分岛城空巢老人,为老人送上有机食材、年货等慰问品,帮老人张贴福字、

2022-01-21

卡萨帝还有电视?全国500场电竞赛事将用她

一提到高端电视大家可能不会想到卡萨帝,但卡萨帝品牌早已在高端大家电市场中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卡萨帝冰箱、洗衣机已成为不少高

2021-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