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碧霞:中外歌唱方法没有本质冲突

  编辑:landyliao
2015年04月16日 16:24来源于:中国化妆品·下半月
分享:
  2012年9月,由著名青年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吴碧霞创办的新一期“天凡之音”大师班如期开课,在第一次公开课结束后,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她的艺术人生。坦诚的她以自己切身的领悟、独到的见解,为读者提供了一

 著名青年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吴碧霞创办的新一期“天凡之音”大师班如期开课,在第一次公开课结束后,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她的艺术人生。坦诚的她以自己切身的领悟、独到的见解,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打开了一扇更宽广的歌唱之门。听她讲述,堪比上了一堂饱含艺术养料的精华课。

中外歌唱方法没有本质冲突

记者:您少年成名,12岁就以一曲《一个美丽的传说》登上了民族宫大剧院的舞台。随后中国音乐学院附中、中国音乐学院、留校任教等学习工作经历一路展开,参赛、获奖等荣誉不断加身,在旁人眼里职业生涯可谓一帆风顺。但2006年,您却毅然放下一切,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国朱莉亚音乐学院、马里兰大学等单位访问学习,请问您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在拥有一切的时候又从零开始?

吴碧霞:其实原因特别简单,就是我觉得还不够,学习得远远不够。我觉得一个人做事如果没有想法太可怕,当你觉得自己这样做很保险,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是一件可怕的事。因为这种安全感会带来麻痹,让你走在下坡路上而不自知。如果我哪天觉得唱歌没有什么难的,只要抓住几个要点就行了,这就意味着我要进入一个非常模式化的状态中。而我自己,其实总是想超越自己的。所以那时去国外主要是想开开眼界,让自己的人生更加丰富,同时借机让自己冷静地反省一下。

过去,我常常演唱外国作品,但很多东西要靠别人介绍和自己想象去获得,而亲身体验完全不同。也许只是聊聊天,只是走在美国的马路上,坐在地铁、餐馆里,或者参加party,但这些东西都是音乐(西方声乐艺术)的源泉。音乐来自于生活,必须要到音乐产生的氛围里才能真正理解那种音乐。

另外,之所以出去访学,是还想继续充充电。人的进步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想开花结果,既要浇灌施肥,也要修枝剪叶。必须沉淀,不然土壤就贫瘠了。休养生息,看得多、听得多,刺激自己的创造力,这样才能发挥出更好的水平。

记者: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期间,您的老师邹文琴第一次带您走进西洋歌剧,也由此开启了您对“中西合璧”歌唱的勇敢探索。当您终于身在西方,切身体验到西方音乐之后,感觉国外美声与国内美声、民歌的演唱方法有哪些不同?有没有冲突性的差异?

吴碧霞:我最大的认识是二者没有差异,一点儿都没有。在这一过程中,我甚至感觉到一种回归,一种对自然的回归。我们学习歌唱方法,当学得太多的时候会有一种束缚感。这也是我一直想要挣脱的东西,想找到音乐的自由。原来我常常会想:“现在我正在唱民歌”,或者“现在我正在唱美声”。实际上这种不断在你脑海里强调的观念,已经成为一种束缚在捆绑着你,阻碍你往前走。歌唱本身并不需要我们去区分到底是民歌还是美声,它仅仅是歌唱。

在国外学习的那段时间,我常常感觉到:当大家不去谈论什么是民歌什么是美声的时候,剩下的只有歌唱了,这是一种最自然的状态。不用考虑是什么,只要唱就行了。用正确的语言,把音乐本意唱出来就可以了。我从小唱民歌就是这样起步的,唱外国作品时也应该延续这种感觉,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体验。没有人成天质疑,也没有人为强调二者区别以及同时掌握它们显得多么重要和不可思议对你造成的负面影响。

当然西方也有自己的音乐分类,例如古典音乐、爵士、音乐剧、流行音乐等。但我似乎感到,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演唱方法上的概念束缚。我们总是从方法、技术的层面去思考,而他们往往只考虑作品,考虑这首作品的出处、时代、背景等。作为演唱本身来讲,追求自然,强调发挥出最舒服的状态,不要给自己任何压力,声音不要挤,不要卡,不要做作就可以了。这让我感觉到减掉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现在的主要想法就是减负,减去心理上、精神上的负担。因为音乐本身是简单的、单纯的、直接发白内心的。一个事情做到一定程度就要回归简单,越简单就越好操作,越好控制。歌唱回归自然的时候是非常纯粹的,因为它把所有的细节全部贯穿起来,牵一发而动全身。

找回对艺术最本初的爱

记者:您刚才讲到心理上,精神上的负担,具体指什么?

吴碧霞:长期在舞台演出,竞争很大,诱惑也很多。人们自然不自然地会把歌唱这个自己最喜爱的行当作为一件“工具”,用它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甚至作为“战胜”和别人竞争的武器。我记得自己曾经在日记中写过这样一句话:“歌唱不是工具,更不是武器。你不需要用它来证明什么,也不能拿它来伤害别人。你应该快乐地享受它,创造它。”我最初是因为爱音乐才走上这个职业的。但当你把它作为职业、作为你在舞台上竞争的手段的时候,可能就不是纯粹的艺术了。这些也都不是艺术本身需要的东西。

于是,当这些情绪到达一定程度,我就觉得承受不了了,甚至觉得无法往下进行。所以当心静下来的时候,我反省自己,真诚地面对自己,看清自己处在什么状态。在国外,人比较少,比较安静,可以让我有很充分的时间去思考,安安静静地想,把自己放在大自然中去想,做一个自然中的人。那段时间我突然感觉又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我时时有所感悟,写了很多笔记和日记,可能也就是一两句话,它记录了我真实的心路历程。我觉得必须找回自己对艺术最本初的爱。

很多事情也许比艺术更重要

记者:您赴美游学期间,曾被授予“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艺术工作者”称号,是当时最年轻的获奖者之一,并光荣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请问您得知当选后的心情怎样?履行代表职责之后又有哪些感念和想法?

吴碧霞:我原来把歌唱当做比天还大的事情,认为世界上唯有音乐最大,艺术最高。但我现在不这么看了。歌唱在我心目中仍然非常重要,它也是我人生最大的快乐。但从人的角度来看,它不是比天还大的事情。音乐是生活的一部分,是我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不等于整个生命。当我作为一个人大代表走进会场的时候,我不仅仅在履行一个人大代表的职责,更多的是了解了社会,这也是促成我今天思考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担任北京市人大代表的时候,凡事我只考虑和音乐艺术相关的,以为音像制品盗版问题很严重,以为艺术界的公正非常重要,亟待解决。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了解到,健全法制、医疗改革、教育问题、住房困难、物价上涨等等,这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牵扯到老百姓生存的问题更要优先解决。我深深地体会到一个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大国是多么的不容易,这在客观上让我有一种忧患意识。领导层是很不容易的,都想让国家好,但那么多问题必须一件一件来解决。在解决过程中,又有很多执行难、执行不下去的时候。这让我了解到了很多以前视而不见的东西,让我的很多观念被颠覆。我是一个心很重的人,艺术工作者常常以自我为中心,但我觉得不应该那么自我,看问题应该更深入一些,多问几个为什么。

站得更高,看得也应当更远。这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成长。有时想想:自己的歌唱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因此担任了一些社会职务。这一方面是荣誉,另外一方面是责任。就像美国电影《蜘蛛侠3》里所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国家忧患很多,当你有这个平台的时候,你应该做更多的事,不光为自己,要为更多的人。

吴碧霞

抒情花腔女高音歌唱家,中国音乐学院教师,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同时掌握演唱中国声乐作品与外国声乐作品两种不同风格的声乐演唱方法,成为“中西合璧”并获得最高国际奖项的歌唱家。

所获荣誉:

1996年获国家文化部主办的“全国声乐比赛”民族唱法一等奖;1997年荣获“国际青年艺术节”金奖;2000年获国际声乐比赛选拔赛第一名、第一届“中国国际声乐比赛”第一名和最佳中国作品演唱奖、第八届“西班牙毕尔巴鄂国际声乐比赛”第一名;2001年获第四届“波兰玛纽什科国际声乐比赛”第二名并同时获得最佳女高音和最受观众欢迎的歌唱家两项特别奖;2002年荣获堪称音乐界的“奥林匹克”、世界上最重大音乐赛事之一的第十二届“柴科夫斯基国际声乐比赛”第二名;2003年获北京首届中青年德艺双馨奖;2007年荣获全国第二届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国家千百万人才工程候选人,还曾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众多奖项。


分享:
相关阅读
吴碧霞

高端空调除了价格高有何不同之处?这三个品牌给出

买空调怎么看高不高端?除了价格还要看是不是真智能!随着消费水平逐步升级,高端空调潜在能量逐步释放,不少品牌转向AI智能应用和

2019-12-13

深圳恒妍祛斑专业吗 帮助广大爱美人士祛除斑

任何一个爱美的女生,都不希望自己的脸上长满了斑斑点点,一旦出现斑点,她们总是会想方设法找到专业高水准的美容机构进行祛斑治

2019-12-13

衣服上你解决不了的事,卡萨帝也就10分钟的事

对多数用户来说,洗衣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件难事,普通机洗容易损伤衣物,手洗费时费力,遇到真丝、皮草这种不能水洗的珍贵面料

2019-12-13

占空间、爱串味、冻藏固定?Leader智能可拼合冰箱

厨房面积小,摆不下大冰箱又嫌小冰箱不够用;女主人爱吃草莓,男主人爱吃榴莲,经常为冰箱串味产生矛盾;年轻人独立生活,家中的

2019-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