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羌谜地,最后的铠甲武士

  编辑:fashion
2017年08月27日 11:27来源于:起驾旅行
分享:
九年前5•12汶川大地震之后,很多鲜为人知的川西北藏羌民俗并没有因地震的相关报道而浮出水面,相反却因为一批老艺人的遇难而变得更加濒危。比如,至今掌握着“卡斯达温铠甲舞”的黑水人便是其中之一。这支游离于藏

九年前512汶川大地震之后,很多鲜为人知的川西北藏羌民俗并没有因地震的相关报道而浮出水面,相反却因为一批老艺人的遇难而变得更加濒危。比如,至今掌握着“卡斯达温铠甲舞”的黑水人便是其中之一。这支游离于藏羌两大民族融合地区的黑水人部落,这支“最后的铠甲武士”号称在近千年的征战杀伐中“战无不胜”,在近现代的历史中更“从未被打败”!他们究竟是谁?他们来自哪里?这种铠甲舞仪式又意味着什么呢?

山风呼啸的高山神庙旁,那支“最后的铠甲武士队伍”正在风雨中艰难行进,低沉的呼号声强烈中带有婉转韵律……这一场面仿佛电影大片一般让人震撼,每每回想起这一幕,我的思绪都会飘向那个黑水藏羌小寨。

一个叫色尔古的藏寨

远远甩开成都阴霾的薄雾清晨,我和朋友一起驱车向黑水县进发。上成灌高速路,过都江堰,沿着去年11月刚通车的都汶高速公路继续前行,高速的终点是地震重灾区之一的映秀。过汶川至茂县,这条汶川重灾区抢修出来的公路上挤满了运输建材的卡车,他们还在为灾区的重建运输物资。

去往黑水藏羌村寨的一条小路,由于地震的破坏比较难行。

走了很久才到达一个叫“色尔古”的藏族寨子。我们停好车,背起包沿着寨子里的路一直往里走。整个色尔古藏寨沿山势靠河修筑一幢幢漂亮的三层石木结构碉楼,溪边的水力转经筒,碉楼墙上的白色宗教符号和图腾,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走进寨子幽深曲折的长巷里,犹如进入了一座四通八达的迷宫,很快我们几人就走散了。奇怪的是,走在这青石砌成的夹墙中间,只听见流水的声音却找不到水从何来。和其他地区的藏寨一样,藏族的先民应该已经把水渠修到了脚下,用石板遮盖。一些人家门口的彩绘图案吸引了我的兴趣。这些图案中,既有动物,也有植物,还有不少宗教意味非常浓的符号和藏文。不知不觉天已全黑,小雨也一直在下着,我独自走在色尔古的雨中,碉楼里点点摇曳的灯火划过黑色的雨幕,像一群舞里的姑娘,和着路旁河水的奔流声起舞。整个色尔古藏寨宛如世外桃源般澄净迷人,而我阴霾的心也被洗得清澈透明。

色尔古藏寨民居

雪山瀑布下的热水塘

我们在黑水县等待“卡斯达温铠甲武士”的线索过程中也没闲着。早饭后,从前一天来时的路返回鱼巴渡分路的岔路口,再往松潘方向开过扎窝乡,最后到达晴朗乡的知尔村。从这里开始,我们将要徒步进入红军峡,去寻找在当地藏羌百姓中很有名望的一处温泉——热水沟,因沟内有温泉而得名。这里峡谷对峙,奔腾的河水穿流而过。沟内激流、瀑布紧密相连,雪山、森林、草场似挂在天际,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刺激。秋风乍起,峡谷里的山坡被密林中的枫树、槭树、桦树、鹅掌松、落叶松等彩色树木所遮掩,溪水也被彩色所浸染,一簇簇、一团团,漫山遍野。

虽然在进村的时候问好了去往温泉的路,但一路找来还是费了不少时间。边拍边找,不知不觉已经中午时分,居然还没有找到温泉水塘。这里是附近藏民和羌民的传统沐浴之地,应该有一些小路的痕迹。从沟口进来步行已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了,眼看已经到了沟的尽头,蜿蜒小路上升到山顶的时候。一片山坡密林后面,一团雾气弥漫升腾,随风而来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硫磺味道,温泉到了!我们转过一大片茂密的林子,一处天然的石头水池出现在眼前,水里长满青苔,雾气蒸腾,暖暖的湿润空气四处飘荡,池子里空无一人,四周鸟鸣声声,耳旁是哗哗而过的小溪流水之声,陡峭的峡谷耸立在两旁,一边是雪山,一边是温泉,冰火两重天的感受非常奇妙……泡温泉还未尽兴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听说明天在十几公里外的朱坝村,将有全村规模的“卡斯达温”仪式,这就是我们苦苦寻觅的“铠甲舞”,看来经过神泉沐浴,我们的运气转好了!

雪山下的热水塘,也是黑水藏羌男女老少最传统的沐浴地

长老的兽角

早晨还没起来,朱坝村里已然人声鼎沸。我推开村长家的木窗户望出去,村子里的村民正身着节日盛装三五成群地往村外的坝子上走。我提起照相机,跳下床,一个箭步冲出了房间,连忙跟着村民一起向坝子里走去。此时的坝顶空地上,已聚满了看热闹的人。场子里一位身穿铠甲的年老者,俨然就是一位让人敬畏的部族长老,仪式将要开始。只见这位长老正手持腰刀站在大坛咂酒旁(咂酒是羌族人的自酿酒),外面围着一圈身穿铠甲的汉子,有老有少,威风凛凛。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这就是我们一直在苦苦寻找的那队铠甲武士吗?!

长老的法器——“独角兽”角

队伍中央,主持仪式的长老手里正握着一根半米多长、带螺旋纹的黑色动物角,这个法器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趁着仪式开始前的空闲,我跑了上去,试图跟长老做个交流。可惜老者不懂汉语,我们根本无法正常交流,但通过翻译得知,这个法器是“独角兽的角”,它代表着黑水藏羌地区神的至高法力。长老将兽角水平移动,象征着他们对天地的崇敬……

长老用黑水方言为我们讲述“兽角”的来历

难道这根黑色的角会是传说中的“独角兽”的“角”吗?我大为吃惊。独角兽(Unicorns),是传说中一种神秘的生物。通常被形容为是修长的白马,额前有一螺旋角(这也是独角兽的特征)。关于独角兽的形态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有的说它像一匹大马,头上有一只角,是难以驯服的神物;也有些人则认为它是山羊般的生物,独角,神圣的生物。有些民族甚至信奉独角兽。有一位希腊哲学家Ctessias曾对独角兽作出一种普遍形态的定义,他说:“独角兽是印度一种野生生物,有白色的身体,紫色的头,蓝眼,和一只又直又硬的角,底白,中黑,顶部是红色。”在中国古代,独角兽被叫做“麒麟”。如果黑水朱坝村的长老手里拿的就是独角兽角,那他又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只角?几经交流,翻译终于还是被弄晕了,这也将成为我心目中百思不得其解的谜团之一。

古老的卡斯达温铠甲舞

卡斯达温铠甲舞仪式正式开始,排列有序的铠甲男子发出如雷震天般的吼声,高举刀枪在坝子上边歌边舞,动作极其夸张。之后,铠甲武士们依次接过长老递来的出征酒一饮而尽。勇士们开始出寨上山,向村子后面的山神庙列队出征,边走边唱着我们无法听懂的二声部歌曲。村里的女人们开始手端美酒唱祝酒歌,为男人们送行。此时的天空变得十分阴沉,但出征与送行双方呼应的歌声此起彼伏地流动在氤氲中。

“最后的铠甲武士”出征俄恩村

当村里的铠甲武士们浩浩荡荡上山的时候,天空中下起了冰雹雨!呼啸的山风夹杂着冰雹猛然而至,为出征的队伍增添了几分悲壮的色彩。山风冰雹里,铠甲武士们围着山神庙祭拜、煨桑、转山,他们开始祷告、祈求平安。武士们手持刀枪高声吼唱,并伴以围猎而舞的肢体动作等表演形态。

“卡斯达温”是黑水方言,“卡斯达”为“铠甲”之意,“温”是“穿”的意思。这种古老的舞蹈主要流传于四川省阿坝州黑水河流域,因舞者身穿“甲衣”歌舞,汉语俗称“卡斯达温”。因为缺少史料记载,这一仪式的最早出现时间已经无从考证。但千百年来,“卡斯达温”从来都是古代黑水人出征前,勇士们祈祷胜利,亲人们为他们祈求平安、祝福吉祥的一种民间祭祀性歌舞活动。

手持火枪的铠甲武士

“卡斯达温”随着历史的发展演变,目前已由古老的狩猎和战争仪式演变成为当地一种自然崇拜的习俗仪式。据说,寨子里的小孩自幼就要学习铠甲舞。有时,村寨与村寨之间还要进行铠甲舞的表演赛。“卡斯达温”得以传承下来,想必也只能如此形式才能得以千古流传。山风呼啸里的高山神庙旁,这支延续着古老文化的藏羌部落,这支“最后的铠甲武士队伍”还在风暴中艰难行进,低沉的呼号声强烈中带着婉转,这场面仿佛电影大片一般让我震撼。

永不言败的铠甲武士

黑水县的地理位置位于四川盆地西北边缘山地向丘陵、平原过渡的高山峡谷地区。生活在这里的黑水人,既处在与藏民族毗邻接壤的地理位置,亦位于羌民族生活地域的边缘。唐朝诗人卢伦的《塞下曲》中,曾为我们描述了古代羌兵所跳的“金甲舞”,它与阿坝州流传至今的卡斯达温、克西格拉(羌族大葬舞),以及哈玛(嘉绒藏族神兵舞)的情景较为相似,在舞蹈的形成和演变上可能有着同源的关系。难道这队铠甲武士真的是藏羌民族融合的后裔吗?

不论黑水部族的人们是否具有藏羌两族的血缘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卡斯达温”一定是两民族文化融合的产物。翻阅史料,嘉绒地区十八土司中有史可查,其祖先来自西藏的有:梭磨土司、理县土司、小金土司等,而黑水土司则又是从梭磨土司这一古老的土司分化出来的,可见这个地区的文化是呈融合形态发展的。

古代黑水藏族羌人迁移和来源推断示意图

先后定居于岷江流域的黑水人,既要面对各个历史时期统治阶级的剥削、镇压、征服、掠夺并进行顽强的抵抗;同时,亦面临着与周边民族和部落间为争夺生存空间和生活资源而发生的长期不断的征战。黑水的武士以骁勇善战并团结一心而出名,自称“几乎没有打过败仗”,而史料也从具体实例中做出了印证。据《汶川县志》记载:“瓦寺土司守备哈克里,藏族,汶川县三江乡人,与大金土司阿木穰(千总)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0),受清政府调遣去浙江宁波前线抗击英国侵略军。他们各带领近千藏族铠甲士兵,历时3个月抵达浙江。奉命于宁波西门拒敌,其部下最为骁勇,善用鸟枪,击人于百步之外,无不中者。”“……次日,英军装尸五船退往宁波、运尸定海。”英人自己也承认“自入中国以来,此创最深”。黑水勇士用自己的长矛弓箭抵抗着侵略者、用最原始的武器抵抗着列强的先进枪炮,同时也用鲜血和勇气书写了黑水武士的英勇伟绩。

皇家军械博物馆的钢制铠甲的鳞片编制方式与卡斯达温有类似的地方,不同的是鳞片为牛皮,用牛皮绳编制。Miniature Lamellar Armor and Helmet,西藏15~16世纪的铁铠甲,长76。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的馆藏铠甲底部织物的编制方式与卡斯达温的编结方式类似。Lamellar Armor and Helmet,17世纪的铠甲,高度为165。

由于保护不利,目前朱坝村仅剩三件原始的全套铠甲。三件中的一件铠甲服,在俄恩村的一户人家里,主人借助宗教的力量,对外号称“念经封持”,才将铠甲封入箱底得以最完整地保存起来,每年只在固定的时间才会取出。而念完经文后,还要继续放回箱内。铠甲不穿时,可堆放成“宝塔”形状,并作为“神器”供奉。我们有幸被邀请去欣赏了这件尘封了很久的最美铠甲,这也是这副铠甲今年第一次见到天日。

铠甲勇士——你们来自哪里?

黑水县属岷江上游地区,位于草原藏民和岷江流域羌民之间,境内群山环绕,坡陡谷深,日照充足。从历史上看,黑水地区原本是古羌氐部落聚集地,从甘、青地区南迁古羌人中的一支。大约秦汉时,西北羌族中的一部自高原南迁至岷江河谷,在“羌戈大战”中战胜了当地原住民——戈基人。唐时,大部分羌人已附唐。黑水一带原住民居住的地方,成为唐朝与吐蕃争战的要冲,原住民也成为他们争夺的对象。吐蕃每攻下一地就派兵驻守,被占领地的百姓和参战的一些士兵就成了吐蕃将领们的奴隶,而血缘的融合也在所难免。而黑水刚好是从茂县经过色尔古、毛尔盖到松潘,从经芦花、刷经寺到草原重要通道的一个重要结点地区,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作为重要的交通要道,其历史上必然要与周边的民族发生各种形式不同的交流和接触,这种交流对双方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尤其以相邻民族的交流最为频繁。

“武士”正在展示传统的铠甲穿戴方式

我们此次考察活动中,通过对扎窝、俄恩、维古三地所保存的“卡斯达温”进行仔细对比之后,从中发现以“狩猎”为主体的歌舞是黑水当地原住民文化的体现,而以“征战”为主体的歌舞,则明显融入了大量吐蕃文化的基因,而以“祭祀神灵”为主体的歌舞则有大量藏族和土著文化的痕迹,这与黑水地区的历史文化演变是高度一致的。也就是说,黑水地区这支善于“卡斯达温”的“铠甲军团”或许不是单从一个地区迁入这里,更非古老的本地原住民那么简单。无论如何,历史已经久远,“卡斯达温”文化却传承了下来,并成为了吸引我们关注黑水藏羌传统文化的焦点,仅此,足矣。

起驾旅行哪都行


分享:
相关阅读
黑水 生活 铠甲 平安 武士

近4成用户的选择!卡萨帝零距离自由嵌入式冰箱真

一个完美厨房,都要具备什么条件?相信对很多人来说,空间合理、装修好看、操作方便这些因素缺一不可。你会发现这三个条件里最

2022-01-21

京东珠宝年货节:虎年转运珠成年货爆品 紫金金条

随着春节临近,消费者购置黄金年货的需求走高,带动黄金类贺岁消费持续升温。京东珠宝联合中国黄金、周大福、周生生、菜百首饰、

2022-01-21

爱心陪伴,温暖迎新春!海尔智家志愿者为空巢老人

年关将至,青岛爱心陪伴海尔智家志愿者兵分多路,走访了部分岛城空巢老人,为老人送上有机食材、年货等慰问品,帮老人张贴福字、

2022-01-21

卡萨帝还有电视?全国500场电竞赛事将用她

一提到高端电视大家可能不会想到卡萨帝,但卡萨帝品牌早已在高端大家电市场中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卡萨帝冰箱、洗衣机已成为不少高

2021-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