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雀儿山——九天九人登顶川藏边界第一高峰

  编辑:fashion
2017年10月26日 11:51来源于:无巍不至
分享:
前言:雀儿山(藏语称卓拉山)——主峰海拔6168米,地处东经99.1°,北纬31.8°,座落在雀儿山南段,位于川西高原甘孜州德格县境内。该山山势挺拔,壁立于周围十座5500米的群峰之上,故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

前言:雀儿山(藏语称卓拉山)——主峰海拔6168米,地处东经99.1°,北纬31.8°,座落在雀儿山南段,位于川西高原甘孜州德格县境内。该山山势挺拔,壁立于周围十座5500米的群峰之上,故有“爬上雀儿山,鞭子打着天”之说。雀儿山主峰山体高大,地形复杂,冰川发育完整,冰裂密布,攀登技术难度极大。雀儿山第一次被征服是1988年9月24、25日由中国地质大学和日本神户大学联合登山队的10人分两批沿北坡首次登顶,当时共用时近三个月。此后长达十五年时间有二十余支各类登山队都未能成功登顶,后来陆续有商业攀登和自主攀登开始介入。

巍峨雄伟的雀儿山居沙鲁里山系北段,最高峰海拔6168米,是所有登山爱好者首登6000米级雪山的神往之地。自己几年前刚接触户外运动就听闻却一直不敢涉足的一座山峰,为了这座六千米级的雪山,九名队员为此准备了几个月,体能拉练,装备采购等一系列计划,而本人从去年开始足足期待了一年有多.....

这次的队友九人,来自全国各地,最大的60后最小的95后,基本都是户外圈的朋友,有两位去年一起攀登半脊峰,今年有幸重聚挑战雀儿山,还有一位女汉子,甚至是第一次尝试攀登雪山,就选择了雀儿山!起步点是真的不低,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这群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人儿们。

涛哥,成都汉子!民营企业家,我们队里岁数略长的大哥,特点是有男人味的同时还带点骚!对人特别好,一路招待我们吃吃喝喝,好大锅。

宗翔,成都汉子,无业游民(鄙视)热爱登山,结缘于大峰,体力好,在雪山上是值得信任托付的队友,年纪轻轻喜欢听李志到无法自拔!越听越深沉呐!

雷锋,大西北汉子,在北京工作,95后的小鲜肉,整得跟老男人一样沧桑!希望下次再见胡子已打理干净。

雁东飞,湖北的九头鸟,公的,在北京工作,属于高精尖理工男那一类!问他为什么不耍女朋友,他回到:耍朋友了还浪毛线啊,不耍!属于热爱户外的人,长期活跃在高原,时不时自己去开一条新徒步路线走走,属于大神级别。上图他以为他真的是大雁!

冈拉,重庆人,90后,属于有想法的人,且非常好,互帮互助,外表属于贱人那一类的,嘴巴贱,眼神贱!动作骚!有时候想一巴掌扇过去!但又有点舍不得,因为是我好兄弟!

水草,潮汕妹子,公司高管,朝九晚五,又不甘平淡,爆发力一般,但耐力过人,重装走过很多长线,一起徒步过很多条线,目前还欠她一顿重庆老火锅哈哈,装备全是高级货!最喜欢她的炉头,真想趁她不注意给全部洗劫了!洗劫了!!!

豆豆,郑州妹子,白衣天使,手术室的,一路上动不动把谁谁胳膊拆了,肾摘了分钱,平时上班无聊喜欢玩骷髅骨!身高不详...反正比我高!登过半脊峰没登顶,然后就直接跳到雀儿山了,登顶后下撤把脚崴了,但咬牙坚持自己走了下来!在人人体力都透支的情况下,那毅力不是一般的好!给赞!

绿叶,四川乐山人,人民教师,体力非常好,顺利登顶后于当天下撤到BC !

心如简,重庆嘞大帅逼......额就是我啦!文艺青年,有着一副惊世骇俗的容貌!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满腹经纶........请说人话!呃 ,心如贱,重庆人,兼任本次队伍打杂总管,吃喝拉撒睡,照相、视频通通包干。喜欢照相,热爱徒步和登山,一个爱恨分明,敢爱敢恨的重庆上班族兼爬山狗!不服?哈哈哈来重庆打我涩 !

自7月22号出发进山,一直到撤出大本营,八天的登山周期并不算太长,加上一天机动时间,这短短这九天足以让很多上班族放弃计划,是的,很多人放弃的原因不是海拔,而是九天的假期确实太难,以成都为集结地到达甘孜德格县,光单边车程都需要15个小时有多,往返需要30多个小时!所以我们队伍称这次攀登为远征雀儿山,是啊,远征飞去尼泊尔都要不了这么久。

全队23号在成都集结,由于当晚天气原因,两位队友飞机晚点,有一班甚至直接取消!原计划第二天凌晨6点出发前往甘孜,经过大部分队友的同意下延迟到中午才集合出发,到达甘孜县已是第二天凌晨三点,成都茶店子出发一路经317国道到甘孜县,成都-都江堰-理县-米亚罗-马尔康-炉霍县然后到达甘孜县城,全程700多公里,车程约14小时左右,沿途风景非常漂亮,特别是过了理县之后,山上的植被开始丰富起来,在蓝天的映衬之下,展现出了高原特有的魅力。

路过马尔康,由于忙着赶路,就在路边随意吃了点面食,又是涛哥自掏腰包请我们吃了卤菜嘎(肉)嘎(肉)。

人是铁饭是钢,没有嘎嘎心头慌!

十块钱一碗的牛RU面...味道?还是好吃 !好吃!

特别喜欢一路上那种愉悦感,跟一群兴趣相投的朋友,去到一个未知的,却又期盼已久的地方,每个人脸上满是笑容,那是全身心放松的状态,连坐车十几个小时都一点都不觉累,可能这就是户外对于我们的诱惑,其目的不仅仅是登顶一座雪山,而是所有的这一切,愉快的过程,艰辛的过程,以及登顶之后的小满足,毕竟山里的日子总是很快乐。

奔波了两天,我们于7月23号凌晨3点到达甘孜县城,与幺哥碰面,休息了几个小时与凌晨8点继续前往德格县,23号下午徒步进入位于德格县玉隆拉措景区内的登山大本营,从景区大门进入,沿着湖边徒步只需2-3个小时左右即可到达,都是平路走起来都比较顺利,每个人的状态都不错,没有出现高反。

玉隆拉措湖又名新路海,位于甘孜德格县境内,被誉为“九天瑶池”落于海拔4500米的雀儿山东麓,是一座为群山、森林所环抱的神湖。新路海的汉语便是“心倾神湖”的意思。也是中国最大的白鹿唇自然保护区,门票20元,骑马的话另加30元。这个地方美,值得一去,门票也是这么多景点里算的上非常便宜的了,绝对超越了它的价值。(文字来源于网络,如果要写(抄)这些,我可以写(复制)个三天三夜)。

芒果户外——兄弟的户外俱乐部请多支持 !

全队轻轻松松的一天,马上进入到大本营了!

感谢幺哥的山峰户外团队,这一路给我们保驾护航,提前给这次攀登做足了准备工作,感谢山峰户外的的所有协作,真的辛苦了!来年山里再聚。

善意提醒一下,拍合照时,如脸大加之遇到广角镜头,请一定往中间位置站,不然你会被镜头的畸变把你拉成如图左的样子,切记!哈哈!

雀儿山大本营全景,里面驻扎了多支攀登队伍,山谷中间往后面就是雀儿山,往后几天我们全队就沿着山谷向C1、C2攀登。

在BC的一天半因为没什么压力,感觉时间过得非常快,下午到达之后分好帐篷,开始整理自己的背包和装备,剩下的就是吃吃喝喝侃侃晒晒,晚上幺哥给大家开了一个简短的碰头会,询问了各山友大致身体情况,并测量了血氧数据。

晒晒晒!晒自拍!晒晒太阳!

如今的社会主义新时代,小康生活,吃吃喝喝感觉相当腐败 !

充分的准备是一切胜利的保障!简短的行前碰头会议给大家讲解一下注意事项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哈!

大本营出发前的队伍大合照,来自全国各地,广州北京澳门珠海河南山西重庆四川......五湖四海大杂烩哈哈哈!

需要说明一下是,本次攀登是幺哥山峰户外2017年的第二期,除了我们9人小队外,还有来自珠海的队伍,和山西,河南的队伍,一共二十多人合并为一个大队,攀登雀儿山的出发时间是一样的,所以全程我们这队人都会相处在一起,由于刚刚认识,当天大家聊的比较少,往后几天都彼此照应聊得就比较多一点,有几位已经互相成为朋友,期待以后一起进山徒步。这里放几张跟他们队的合影,希望不会被追究肖像权,追究也不怕,来重庆打我涩!!!

7月24号全天两个任务,一:早上出发前往C1路上的一个瀑布,海拔上升600米左右,然后返回大本营,其目的是让大家身体更好的适应高原缺氧的反应,最大程度的保证之后几天不会出现因海拔不断爬升所带来的身体不适,因为从明天开始,全队要从大本营一路爬升到海拔6168米顶峰,我们这些平时生活的海拔就几百米,如不提前适应,到时肯定会出现上吐下泻,甚至是肺水肿,脑水肿等严重的高山疾病,所以即使是看似轻松的适应性攀登,幺哥也要求大家认真对待。

前往瀑布适应性攀登途中。

上午适应性攀登过后,原路返回营地吃过午餐,小息到下午两点,我们开始进行今天第二项任务,挑选装备,和学习一些技术装备使用技巧,队员们很是兴奋啊!

由于是商业登山,幺哥的协作已经早早的把路绳及保护站建立完善,所以这里教到大家的是一些基础知识,主要学一些装备使用,上升器下降器,滑坠制动,冰雪接组行走以及过冰裂缝的技巧,如果一下教太多,估计很多第一次尝试技术攀登的山友一时也消化不了,所以当天下午讲到的也是本次攀登会重点使用到的器械操作知识,我跟几个朋友以前就喜欢自己独立攀登一些低海拔的雪山,能自己掌握一些技巧,但我们依然按照幺哥的日程安排,认真的走完了下午的器械培训课程,多学习毕竟是好事情。

经过下午的简单培训,队友们也都选好了适合自己的技术装备,到这一步也意味着整个攀登周期最安逸的日子快结束了,明天我们就会离开大本营,出发前往C1营地,到C1营地的路前半段很好走,爬升度也不陡,属于大缓坡,到了后半段也就是瀑布以后,就要路过乱石堆,爬升度也突然变陡,好在大家都是轻装上阵,各自只背了一个小包,走起来也不是很吃力,攀登过雀儿山的朋友都知道,从大本营到C1的路上,是由当地藏族人强制要求背包,一个包300块,所以往返就是600快强制性的给钱,我不清楚这个规矩是何时开始,只听说以前有山友不愿意被强制,还差点闹冲突,久而久之大家出门在外不想生是非,可能都习惯了这种不合理的事情,毕竟是在人家村落的地盘上,毕竟人家也是出力了,毕竟他们也很辛苦等芸芸......虽然钱不是太多,但对于强制这种行为,我个人是非常的不喜欢,消费习惯完全可以改变一些方式进行嘛,得,不愉快的事情,也不多说了,毕竟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

藏族的村民们早早的来到了营地等候抽签分包。

每个进山的队友背包重量都不一,有的很重有的很轻,他们会将背包全部归纳到一起排开,然后以抽签方式来决定各自背的包,幸运的可以抽到极轻量化的土豪装备,倒霉的抽到我的包,那就惨了!祝你们好运。

抽签完毕,他们各自都分到了自己的背包,开始出发前往C1营地。

阴天,我们队伍在路上 ,这种天气是最适合行军的,没有太阳的直接照射,感觉不到热,也就不那么累了。

我们队于下午三点左右陆续抵达C1营地,营地扎在由许多巨型岩石组成的一个山脊上,处于一个垭口地带,后面就是雀儿山的冰舌尾部,听协作讲,由于全球变暖,冰川消融的速度很快,几乎一年一个样,也许在过几年冰舌尾部就会退到很远的山脊下,照目前全球经济化竞争趋势下,在过若干年雀儿山就不适合攀登了,冰川消融海平上升,人类啊,可能最终真的会毁在自己手里,环境保护.........

C1营地旁边的冰川,消融速度快,中间夹杂着泥土和石块,看上去显得不太干净,视角原因拍不出全集,整个冰舌部分非常巨大,已经不能用多少个足球场来形容了,一眼望去视野非常开阔。

当我们到达营地后开始下起了大雨,因为我们是跟协作同时出发,所有我们到达的时候营地帐篷还没扎好,所有人都挤在一个做饭的帐篷里面避雨,不过尽管外面风雨交加,还是那句话,山里的日子是安逸的,雨过天晴之后大家都在外面晒起了太阳,让人没想到的是,营地居然有网络信号,这对于手机控的队友们可是莫大的欢喜,来来来上一波乱拍装逼照。

山高人为峰,广角的好处就是人人都可以变大长腿!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啦,在雀儿山可不一样,走着走着就可能会一起白头!

霸气尽显的涛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夜晚的 C1大拱桥,能不能不这么美啊!

C1营地的银河直坠九天,也只有如此的清纯夜空才有如此眼福啊!

C1营地拍到的星空和珠海的山友——兰子

7月26号,进山第四天,开始正式攀登的第二天,早上8点穿戴好全部技术装备,出发前往高C2营地。

沿途需要穿过冰舌通道,然后向上爬升,然后结组行走经过冰裂缝区域,全程都在冰川上行走。

说起冰裂缝都有些惧怕,因为常常听说谁谁登山掉进冰裂缝,暗裂缝而无法获救,最后被大山收为己有,所以在经过裂缝区域我们都是倍加小心,跟着协作的足印慢慢通过。

C2是一个巨大的冰川平台,在这几十个足球场大的冰川内仍然暗藏着无数的冰裂缝,行进过程中一定要小心!千万小心!

这是正常跨过冰沟的照片,那些提着两只技术稿,飞跃这个小沟沟,然后如猛虎下山扑过去的照骗我就不放了,怕唬到人了不好,说的谁?说你呢!哈哈哈哈,为人莫装逼,装逼着雷劈啊哇哈哈哈哈哈!

漫长的征途最需要的就是耐心加信心再加决心,队友间的相互扶持也至关重要。

队员们排着长队,保持着安全距离,一步一步匀速前行。

每每遇到某个队员体力不支,大家都会稍作停留等一等,团结协作是保证队伍安全的首要条件。

珠海的山友,飞翔驴栈户外俱乐部的朋友,豆丁带队。

中途,协作领队会安排大家休息一下,待蓄积力气后再一起出发。

由于相机储存卡的问题,到达C2后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全部打不开,回到家我才发现,老子当时就毛了,直接把内存卡给咔嚓了!

这一路多么辛苦,那么高海拔我多一瓶水都不舍得背,就为了背这套相机镜头,结果卡出问题没储存好,我不咔嚓内存卡,难道咔嚓相机?

总算到达风和日丽的高C2营地,当时的气温应该是在16度左右,气候非常宜人。

不过海拔5500多的雪山,一到晚上气温骤降,冷得赶紧钻进帐篷,静待凌晨两点发起的冲顶!!!一切成功与否,就看老天的脸色了。

简哥!醒醒,协作在催,让装满开水准备出发冲顶,赶紧起来......我迷迷糊糊从睡袋里坐起,拉开帐篷门,外面满天星星,一条清晰的银河横跨夜空,海拔5500米的高c2营地虽是凌晨1点,周围却是白茫茫一片,只有远处的几座裸露的尖刀峰起起伏伏显现出黑压压的一条轮廓线,帐篷周围的登山客们都来回穿梭着叫醒各自的队友,我同帐的兄弟也在叮叮当当穿戴着自己的技术装备,是的,要冲顶了!闭上眼让我在小息十分钟........

凌晨2点,全队开始向雀儿山顶峰发起冲顶,我和我的队友们结组在一条路绳上。

小小的兴奋伴随着荷尔蒙加多巴胺的极速分泌,所有冲顶的队员就像系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在夜幕中摸索前进。

攀登路上一直下着大雪,涛哥的衣服帽子全是雪——薛涛?雪涛!

全队小心翼翼经过一个冰川塌陷地带,随处可见的冰裂缝还是有些让人不寒而栗,但同时也会让人非常专注于攀登这件事,雀儿山的冰川发育非常壮观,有的冰壁高达几十米上百米,但由于天气原因从C2往上就没有拍到好的照片,能见度低,镜头起雾,储存卡失效,相当可惜。

冰川塌陷地带,前一晚经过山峰户外协作的加固,用三根路绳建了保护站,还算是能基本安全通过。

冲顶路上也是不太顺利,一路大雪,大雾,四周也白茫茫一片,能见度非常低,尽管天气不是太好,队友们还是坚持向上攀登,谁都不愿轻言轻易放弃这次登顶机会,毕竟准备了那么久,期待了那么久,这点雾加雪还不足以让我们有下撤的打算,最后经过长达八个小时的攀登,我们队9人全部登顶雀儿山。

当到达顶峰以后说好的尬舞一段,也全都忘掉,累瘫的累瘫,感动的感动,拥抱的拥抱,是的这一路毕竟辛苦,能坚持下来实属不易,谁还会记得尬舞那件事情,全队登顶确实不易。

登顶的喜悦掩饰不了途中的患难真情!

昂扬天地间,热血一男儿!

我在佛前苦苦求了一千年,只为今生这场缘!

登顶让人难忘,不过最难忘的还是整个惊心动魄的过程,也许过后方知苦与甜!

队伍在下撤的时候有队友不小心把脚崴了,最后坚持自己走了下来,虽然有协作一路陪同,个人毅力不强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这一趟我们队伍表现出来的团结也让人很是感动,有些甚至是天南地北的陌生人,只因为有共同爱好临时聚在一个小团队里,在这短短的九天时间,同样担任好了队友的角色,这就是一个人的包容和善良,心有大山,胸怀大爱。

当一个人把登顶一座雪山视为某种吹嘘成本的时候,当一个人把登山变得功利的时候,当一个人把能否登顶一座山视为比自己生命还重的时候,这个人没有真正登顶过一座大山,享受过程远比攀登本身更具意义。

—————摘自网络

本篇图文作者:心如简,重庆市人,土家族,资深户外摄影师、领队、攀岩高手。此次率九名业余登山队员,历经九天成功登顶川藏交界的第一高峰雀儿山。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或与该作者联系。


分享:
相关阅读
营地 冰川 绿叶 生活 队友

专业级洗碗机问世,卡萨帝发布“新物种”中子和美

想买洗碗机,又怕餐具洗不干净!对用户来说,洗碗机虽能解放双手,但又担心因为中式菜品重油重料,碗、碟等器皿大小、深浅不一样

2021-12-02

白电市场呈现U型反弹?Leader场景带动前10月增幅

今年白电市场可谓大起大落,据了解,1-10月白电累计增幅2%,前三月均保持较大增幅,4月后出现下滑。进入11月(第45周),市场增幅

2021-12-02

800家覆盖全国!卡萨帝又打响华南战役

通过加速落地三翼鸟,卡萨帝场景布局不断深入、增长空间不断扩大。据统计,卡萨帝已在全国落地了800家三翼鸟卡萨帝001号店,尤其

2021-12-02

首届新世代超级模特大赛圆满落幕 新世代中国超模

新世代中国超模诞生2021年11月29日,首届新世代超级模特大赛Future Vision Model Search总决赛在上海举行。来自全国20多个城市、

2021-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