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影时代与猫眼合并前夕,在湖南江西河南卷入欠款风波 | 独家

  编辑:fashion
2017年08月10日 00:40来源于:AI财经社
分享:
与猫眼电影合并前夕,微影时代突然爆发票款危机,AI财经社调查发现,微影时代至少在湖南、江西、河南三地出现欠款。这或许会成为这场合并的一个变数。文|AI财经社王鸿宇杨舒芳编辑|金赫尽管绯闻双方都采取了否认或

与猫眼电影合并前夕,微影时代突然爆发票款危机,AI财经社调查发现,微影时代至少在湖南、江西、河南三地出现欠款。这或许会成为这场合并的一个变数。

文|AI财经社王鸿宇杨舒芳

编辑 |金赫

尽管绯闻双方都采取了否认或闭口不谈的态度,猫眼电影和微影时代的合并仍被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

即使按照2016年猫眼拆分时的83亿估值,和微影时代去年C+轮融资时的117亿估值,这也是一个超过200亿的合并案。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够赶在京东和唯品会之前公布,猫眼和微影的合并很可能会成为2017年第一起互联网并购。

不过,微影时代在湖南、河南、江西三地突然爆发的票款危机,或许会成为这场合并的一个变数。

由于未收到微影时代的票款提现,湖南地区的22家院线正组成联盟,试图通过湖南省电影行业协会的协调,来索要今年4月以来的票款拖欠。其中部分院线已经聘请律师,尝试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此事。

欠款

按照合同,每个月的5号,是新化新大地影院和微影时代公司结款的日子。但截至目前,这家电影院已有两个月没收到微影时代的钱款。

类似情况在湖南省多个地市都有出现。据一份湖南当地电影行业群的聊天记录显示,联名向微影时代讨要欠款的院线达22家。

欠款最早发生在今年4月份。在此之前,微影时代和新大地影院每月的结款都按期进行。4月,微影时代拖欠了第一笔钱款,但隔月就已经补齐,影院方面也没太在意。

7月5日,又是微影时代结款的日子,新大地影院再次被放了鸽子,没有按期收到本该到账的款项。在和微影时代湖南地区负责人对过帐以后,影院的财务拿着微影发来的对账号去取钱,发现系统显示前面竟有几十个账号在排队。他以为系统出现了bug,于是退出重新登陆,排队的人却更多了,最多时候排到300多号。

湖南省电影行业协会秘书长黄江龙告诉AI财经社,确实有会员单位就微影时代拖欠钱款一事,向湖南省电影行业协会提出帮助。目前省电影协会已经就此事展开调查,但仍需要会员单位提供微影时代欠款的正式书面文件,在咨询法律顾问的基础上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在一个100人的微影时代地推群中,一位微影时代工作人员在群里通知:“因7月1日增值税发票实施新规,钱款发放将会延期。”

在湘乡新三和影视城负责人看来,拿发票说事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他表现得很懊悔:“当时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毕竟微影时代后面有腾讯投资。”

正在欣赏IMAX电影的观众。

事实上,微影时代在湖南地区的工作人员只有两位。新大地影院的负责人曾多次联系他们,也打了微影时代的客服电话,但收效甚微,对方说不清楚为什么欠款,只是承诺钱一定会到账。

欠款的不只湖南一地。江西、河南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欠款情况。江西南昌越幕影城的张总告诉AI财经社,微影时代已经有4个月没有给影院结账了,如果欠款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将会考虑直接终止微影时代在影院的端口。

在南昌,被微影时代欠款的影院并不止越幕影城一家,据张总介绍,近段时间附近的不少影院老板都给他打电话咨询此事,在行业内部的交流群中也有讨论。

河南郑州奥斯卡丰业影城的吴经理最近也一直试图联系微影时代,她在微影时代的上多次留言,希望要回今年5、6、7三个月份的手续费。吴经理表示自己平时很少与其他影院的老板打交道,所以并不清楚其他影院是否存在类似的情况。

微影方面否认了拖欠票款一事。微影公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已经听说相关的“传言”,指责此事为“第三方竞品在一些行业群里散播流言,挑拨微影和影城的合作关系”,并声称微影方面也在进行调查。她强调,微影没有拖欠结款的问题,“只要账目对清楚,都是及时付款”。

微影的危险时代

微影时代的前身,是腾讯2013年底上线的电影票。

借助和手Q的流量支持和烧钱票补,微影时代在2014到2016的短短两年时间内成长迅速,完成了从A轮到C+轮的4轮融资,估值达到20亿美金,股东背景包括腾讯、万达等巨头。

这种顺风顺水的好日子,在时间进入2017年后,戛然而止。

在2016年4月的C+轮融资后,微影时代再未公布新的融资消息。事实上,从2016年底开始,市场就曾传出微影寻求新一轮融资的消息,但进展并不顺利。直到2017年1月,微影也未能如愿拿到这笔设想中的数亿美金规模的资金。

更让人不安的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有老股东抛售微影时代的股份。

老牌理财平台搜富网在2017年1月上线了一个名为“前海瑞旗微影时代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产品,发行于2016年12月28日,以微影时代C+轮的117亿估值受让5000万元的股权。

观众在影院排队买票

在投资行业,相比IPO和并购,抛售老股并不是十分常见的退出方式。这通常透露出一个信号,老股东已经开始对项目失去信心,或者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基金虽然名义上没有打折出售微影时代的股权,但此时距离C+轮融资已经过去8个月,却仍采用了当时的估值,本身就相当于不小的折价。

这或许可以解释微影时代从2016年起所采取的激进策略。融资不顺,老股东看衰,微影迫切地需要证明自己。

据媒体统计,从2016年至2017年2月,微影时代先后参与出品和发行的影片达27部,猫眼电影和淘票票的这一数字则分别为12部和6部。同时,旗下的微影资本投资的公司已经超过40家。

这些尝试并非全部成功,其中《铁道飞虎》尤为突出。这部由微影10亿保底的电影,最终票房只有6.99亿元。《致青春2》、《盗墓笔记》等电影的票房也没有达到预期,参与投资的美国影片《攻壳机动队》和《变形金刚5》同样在全球票房扑街。

如今,微影已经走到和猫眼合并的关键节点。如同当年朱啸虎推动滴滴和快的合并、红杉推动美团和点评合并一样,猫眼和微影的共同股东腾讯,是这场并购案的最大推手。

《财经》杂志7月10日的报道称,双方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猫眼电影将主导合并后的新公司,猫眼电影CEO郑志昊出任新公司CEO。

焦虑的票务市场

并购背后,是整个行业的焦虑。这次微影时代的欠款事件即是一例。几乎所有的被欠款影院都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既希望尽快收回欠款,又害怕把跟微影的关系搞得太僵。这让他们很焦虑。

而他们所依赖的平台方们,也一样焦虑。猫眼和微影时代合并的背后推手,正是在线电影票务三国杀所带来的行业焦虑感。

这其中,微影的焦虑感大约是最强的。相比傍上光线的猫眼和背靠阿里的淘票票,微影和背后巨头的关系,可能是最疏离的。即使是最大股东腾讯,也只持有微影时代15.79%的股权。

随着格瓦拉在2015年与微影合并,百度糯米逐步落后,猫眼、微影和淘票票成为初步洗牌后的胜利者。但竞争并没有结束。随着中国电影票务的线上化率逐步触及天花板,这个业务高度同质化的市场正走向红海。

易观发布的《2017中国电影在线票务市场年度综合分析》称,尽管中国的银幕数量已经超过北美,跃居全球第一。但从2016年起,内地电影票房增速开始明显放缓,线上化率增长也逐渐艰难。

2016年中国电影在线票务收入占内地总票房的比重为73.6%,与2015年的72%相比,增长幅度十分有限。而在2014年和2013年,这一数字分别为45%和22.3%。易观预测称,到2018年票务市场线上化率将达到83%,同时触及天花板,再向上增长将变得极为困难。

这意味着,届时这个市场将变成完全的存量市场,玩家之间彻底进入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

同时,三家公司的市场份额和用户粘性相差并不大。比达咨询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在线电影票市场的数据显示,猫眼、微影、淘票票在2017年一季度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2.96%、19.77%和15.79%。

影院内的网络售票自助取票机 。

QuestMobile的《移动互联网2017夏季报告》则显示,以月活计,2017年6月电影演出APP用户规模前三位分别为猫眼、淘票票和咪咕影院,其中排在日活第一位的则是淘票票。

在今年6月的上海电影节上,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和时任阿里影业CEO俞永福的发言都十分意味深长。

王长田称,猫眼今年月均盈利4000万,明年就可以达到申报上市的要求,并且已经有了独立上市的计划。俞永福则表态,阿里影业的收入增长非常迅速,账面上还有百亿元规模的资金,未来将继续加大对淘票票的投入,不设上限。

这足以给微影压力。如果猫眼和微影能顺利合并,这种三国杀的局面将迎来新的变化。只是,这次大规模欠款事件是否会给正在进行的并购带来变数,仍然未知。

【AI财经社原创,《财经天下》周刊出品】

【想看更多,请移步“AI财经社(ID:aicjnews)”】


分享:
相关阅读
三国 时代 猫眼 欠款 杨舒

年轻人怎么选洗衣机?看专业认证!海尔智家Leader

年轻人怎么选洗衣机?不仅要看是否大品牌,外观是否好看,还要看有没有专业认证。10月19日,在2021中国洗衣机干衣机行业高峰论

2021-10-20

metersbonwe“锋芒新生”2022春夏系列发布大秀 不

2021年10月19日晚,先锋潮牌metersbonwe锋芒新生发布2022春夏系列。黄明昊、郭采洁、THE9-安崎、布布、杨英格、苏恋雅、王以太、

2021-10-20

康如金鸡纳系列 X 小王子限量版上市

近日,源自法国并风靡全球的植萃洗护品牌KLORANE康如官宣与法国国宝级IP小王子携手重磅推出金鸡纳系列限量联名版。一直以来呼吁

2021-10-20

海尔智家李攀:坚持自主创牌收获的是无形的用户认

不论是全球仍在持续反复的新冠疫情,还是原材料、国际航运价格的暴涨,都引起了出海企业对自身品牌建设的重新思考。面对诸多风险

2021-10-19